垃圾中的重金屬:別以為我隱形,就忽略我的影響力

2019年12月17日上午,無毒先鋒和自然田團隊聯合在位于北京市西城區的聚力·金融街舉辦了主題為“環境重金屬“的沙龍。本文為第三位分享者何玲輝所做的關于垃圾中的重金屬主題分享的現場文字版

 

家好,我是來自無毒先鋒的何玲輝。我的分享和原來公眾號招募的文章里的安排有點區別,因為我高估了自己分析監測報告的能力,今天重點是講為什么要做垃圾焚燒廠周邊土壤的采樣和重金屬檢測。
我今天分享的主題是“垃圾與重金屬”。我們無毒先鋒經常會強調,肉眼看到的東西很漂亮,背后可能會有很多隱形的有毒物質,比如說重金屬。

生活垃圾當中有重金屬的,無論是吃的、用的,平常吃穿住行用都會接觸到重金屬。像我們吃的食物里面也是有重金屬的。

 

北京大學和中國地質大學今年發布的一篇文章,估算出我們國家生活垃圾當中鎘、鉻、鉛、鋅、鎳、銅、砷、汞的含量,和其他的國家沒有什么差別,有些含量差別比較大,像鎘是 0.8-17.4 mg/kg,和不同的地方有關系。生活垃圾當中鎘、鉻、汞有來自廚余,吃的菜有很多重金屬的,37% 的鉛來自于塑料和橡膠,紙制品貢獻了總重金屬的 10-15%. 垃圾中的重金屬含量會隨著季節、地方、生活方式和回收策略變化而變化。

中國科學院廣州能源研究所和常州大學研究發現汞和鉛來源于金屬制品和鍍金材料。鎘和鉻來自于金屬制品、鍍金材料、快餐垃圾和包裝垃圾,砷來自生活垃圾的沙土和草木等。我們國家垃圾中重金屬的含量屬于比較平衡的狀態。

 

大家關注垃圾議題的話,可能有看到今年的《跑男》有一期是垃圾議題和垃圾分類。我們當時的反應是要關注垃圾對于環衛工人健康的影響,接連發了兩篇文章,其中最重要的是生活垃圾中的重金屬,從掃、收集、運輸再到分揀、填埋、焚燒過程當中不同節點,對環衛工人的健康風險的評估。像砷、鉻、汞、鉛致癌風險很高,可達安全閾值的 6 倍,暴露途徑是手-口。對于焚燒工人來講非致癌風險最高,非致癌風險是 11 倍,致癌風險是 90 倍,主要是手-口攝入和呼吸吸入。垃圾焚燒之后重金屬向灰渣、飛灰、大氣遷移,更容易被人體吸收。同等暴露條件下,女性比男性的風險要高。5 種重金屬元素中,鉻對風險總指數的貢獻最大。

 

上海垃圾分類之后,網絡上有很多文章討論為什么要做垃圾分類,大多都是聯系到被塑料纏繞的海豹、口含棉簽棒的海馬、肚子里有很多塑料袋的海龜等等。我們覺得那個其實關聯比較遠,真正關鍵的因素是上海的垃圾處理很多痛點,填埋、焚燒有很多的問題。

2013年一篇文章,上海市園林科學研究院和華東師范大學對上海八大土壤填埋場的土壤進行采樣檢測,砷、鎘、鋅含量較高,分別是土壤三級環境標準的 5.235—12.95 倍、1.75—8 倍,2.76—4.79 倍,填埋場是重金屬的匯也是一個排放源。

 

當前,我們國家垃圾管理主導的思維模式還是末端處置。整體來看,當前占主導的是填埋,然而焚燒的比例會越來越高。我們國家應該有 430 多座焚燒廠已經在運行,還有 170 座在建設當中,未來有 200 多座在規劃當中。

基于焚燒快速發展的趨勢,我們非常關注垃圾焚燒帶來的重金屬污染。這是生活垃圾焚燒當中煙氣重金屬排放標準以及測定的要求。汞和化合物是 0.05,鎘和其他化合物是 0.1,其他幾種加起來是1,國標要求是每季度至少測一次,一年測四次,環保部門要測四次,總共加起來也就是八次。

 

垃圾焚燒產生飛灰,經過處理后重金屬進出達到一定的標準才能進入填埋場,但是飛灰沒有監測頻次的要求。
蕪湖生態中心對全國 428 座焚燒廠自行監測信息公開情況和環保部門監督性監測信息狀況進行觀察后發現,自行監測只有 163 個企業公開自行監測的數據,其中只有 63 座公開了煙氣重金屬手工監測數據,比例只有非常低,只有15% 的比例公開煙氣重金屬手工監測數據,焚燒廠可能 80% 都沒有測,也有可能測了沒有公開。
飛灰的話,163 座里面只有 83 座公開了飛灰重金屬的數據,比煙氣好一點,但是還是很差。
監督性監測公開比例高一點。428 座有 270 座公開監測數據,270 座只有89 座沒有公開煙氣重金屬監測數據,相對來講要比自行監測好得多。申請 54 座發現有 35 座沒有完全公開五項常規和重金屬的數據。

環保部門監督監測信息公開中,只有 1 個焚燒廠公開飛灰重金屬數據。垃圾焚燒廠作為重金屬的排放源自行監測和信息公開監督性監測做得很差,對于焚燒廠整體排放量是不知道的,很難估算。

 

垃圾進入垃圾焚燒廠之后,會產生滲濾液、爐渣、飛灰和煙氣四類污染并排放出去。垃圾當中的重金屬還有一個來源就是輔助燃料,原來是流化床要加煤,含有汞等其他的重金屬。重金屬屬性不一樣,像鈷、鉻、銅、錳、鎳 90% 留在爐渣當中,砷、鉛、鋅、銻和錫一半留在爐渣,鎘在爐渣、飛灰煙氣都有,汞熔點很低,70% 進入煙氣,5% 進入爐渣,25% 進入飛灰。我們要重點關注垃圾焚燒廠汞的污染狀況。但是,垃圾焚燒廠的鉻污染也非常嚴重,對環境的影響超過汞的危害狀況。

 

 

上海御橋垃圾焚燒廠運行兩年有明顯的汞污染,蔬菜葉子汞超過國家衛生標準。2003年,銀絲菜和小青菜根的汞濃度有所上升,運行兩年大豆和高粱汞濃度比運行 1 年分別提高 2.3、2.7 倍,周邊蔬菜當中汞濃度越來越高,2009年深圳清水河焚燒廠周邊植物汞含量高于當地環境背景值。植物莖葉汞來源于垃圾焚燒廠所排放的煙氣。
珠三角做了過去十年間汞的排放總量,2008年垃圾焚燒汞占人為排放源的 21%。
廣州李坑垃圾冬夏周邊土壤和水體沉積物甲基汞風險平均為中度。(王雄、吳昌華、利鋒等,2013,http://www.2175955.live/node/2089
上海某個垃圾焚燒廠表層土壤有 7 種重金屬高于土壤背景含量,鎘污染貢獻達到 80%。實例證明垃圾焚燒廠排放的汞或者其他重金屬對周邊環境造成了影響,并且這種影響正在發生,未來還會持續發生。(郭彥海、孫許超、張士兵等,2017)
華南某個焚燒廠周邊兒童和成人鉻呼吸暴露致癌風險超過臨界值,它對兒童綜合危害指數很高。

浙江省某焚燒廠周邊 3 公里以內有 2.47% 小孩血鉛水平超過世界衛生組織建議值,已經經歷顯著 DNA 甲基化改變,周邊水稻和土壤中鎘、鉻、鉛重金屬表現更高的含量。

 

去年一篇文章評估了2015年我們國家生活垃圾焚燒煙氣污染物,對于全國的致癌風險。其中鉻因毒性強,排放量較高,致癌風險最大,超過 96%。這就是我剛剛為什么說垃圾焚燒排放的鉻環境風險很高的原因。

 

北京大學和中國地質大學的研究人員發現,2016年飛灰有 360 萬噸,這些飛灰中含有鎘 112 噸,鉛 2960 噸,鉻是 182 噸,鋅 36400 噸,鎳 100 噸,銅 7320 噸,砷 242 噸,汞 14.7 噸,鉛和鋅含量很高,高于日本,原因是什么呢?與垃圾高氯有關,一是鹽和PVC材料等一些化學物質。

 

而垃圾焚燒爐原料有 51.5% 的鎘,37.7% 的鉛,24.9% 的鉻,57.7% 的鋅等進入飛灰。
綜上所述,垃圾填埋會成為一個重金屬的匯和排放源。垃圾焚燒排放的煙氣對周邊空氣和土壤會對周邊環境和人體造成負面影響。而飛灰富含重金屬,對環境的影響是不可忽視的。垃圾中的重金屬應該得到更多的關注。
謝謝大家!

 

資料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