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擬征收新的垃圾焚燒和塑料袋稅

垃圾焚燒在瑞典

——————————

 
 
瑞典政府聲稱,他們回收了 99% 的垃圾。但是這一比例有一半都是水分,因為焚燒不應該被算作回收。
瑞典共有 34 座焚燒廠,還有 1 座在計劃中。這 34 座焚燒廠的總焚燒能力為 665 萬噸每年。2015年,34 座焚燒廠共處理了 580 萬噸垃圾,其中 230 萬噸是瑞典國內的生活垃圾,約 150 萬噸是進口的垃圾,其余為瑞典的工業垃圾。
2012-2016年間,瑞典國內的生活垃圾約有 48~51%,也就是 220~230 萬噸被送進焚燒爐進行焚燒。而瑞典的塑料垃圾中,有 86% 被送進了焚燒廠。

圖源:avfallsverige.se
 
 

瑞典擬征收新的垃圾焚燒和塑料袋稅

—————————————————

或許是意識到了當下垃圾管理政策的問題,瑞典政府在今年9月18日向議會提交的《2020年財政預算案》中提出,擬征收新的垃圾焚燒稅和塑料袋稅。垃圾焚燒稅采用累進稅率,擬自2020年4月1日起征收,塑料袋稅擬自2020年5月1日起征收,每個標準塑料袋計劃征稅 3 克朗,每個薄塑料袋(如購買蔬菜和水果使用的塑料袋)計劃征稅 30 奧爾。瑞典政府表示,希望征收該稅能幫助瑞典達到歐盟塑料袋年人均使用量最高限額 40 個的標準。

 

如果這一法案通過,瑞典或許可以如其少年氣候活動家格瑞塔·桑伯格(Greta Thunberg)所呼吁的那樣,減少溫室氣體排放,延緩氣候變化。
圖:Greta Thunberg
塑料,焚燒與氣候變化

————————————

 

大家都知道,化石燃料是導致氣候變化的元兇。但不太為人所知的是,塑料也是一種氣候污染物,因為它是由原油、煤炭和天然氣等化石燃料制成的。國際環境法研究中心(CIEL)通過計算塑料生命周期的各個階段(從石油井到煉油廠、焚燒爐和海洋)排放的溫室氣體,發現了塑料與氣候變化有不可分割的聯系。

圖:CIEL 報告

CIEL 發現,在所有塑料垃圾管理方法中,焚燒的碳排放量是最高的,并且也是塑料垃圾處理過程中溫室氣體排放的主要來源。研究通過對塑料袋這一類塑料的焚燒的潛在溫室氣體排放進行分析后發現,焚燒廠每焚燒 1 噸塑料會產生近 1 噸的二氧化碳排放。如果不考慮發電潛力,每焚燒 1 噸塑料,二氧化碳的凈排放量將達 2.9 噸。

 

在全球范圍內,焚燒塑料包裝會向空氣中排放 1600 萬噸溫室氣體,這相當于 270 多萬個家庭 1 年的用電量。如果到2050年石化工業大規模擴張,塑料包裝垃圾焚燒產生的溫室氣體排放將增加到 3.09 億噸。這些估計僅包括塑料包裝,其占整個塑料垃圾流的 40%,占塑料包裝垃圾管理的 64%。這種垃圾只比所有塑料垃圾的四分之一多一點。因此,氣候影響更大的可能性在于剩下的那部分垃圾。

圖:2019, 2030, 2050年塑料全生命周期碳排放與燃煤電廠的比較
所謂的“塑料轉化為燃料”技術,如氣化和熱解技術,以及正在出現的關于化學回收的建議,是該行業提出的另一個緩解氣候變化的策略。然而,這些技術上的修正帶來的問題比答案更多,因為很少有設施能達到商業規模,而且這個行業以引人注目的失敗和無用的投資而聞名。由于這些技術對環境影響的數據如此缺乏,證明最終產品(將是另一種形式的化石燃料)對氣候有利的這一責任仍然由該行業承擔。與此同時,全球焚燒巨頭企業與主要塑料生產商密切合作,以促進氣化和熱解技術。今年早些時候,巴斯夫公司(BASF)、布拉斯科公司(Braskem)、荷蘭皇家帝斯曼集團(DSM)、埃克森美孚公司(ExxonMobil)、德國漢高(Henkel)、美國寶潔(Procter & Gamble)、蘇伊士集團(Suez)和威立雅集團(Veolia)形成“終止塑料垃圾聯盟(ASPW)”,并承諾在未來5年內將向塑料垃圾管理技術的研究和開發投資 15 億美元,包括熱解和化學回收,但它們立即遭到了批評,因為它們投資了1800 多億美元用于新的塑料制造設施。
研究還表明了塑料回收利用對氣候的好處。每回收 1 噸塑料包裝垃圾,就可避免 1 噸以上的二氧化碳排放,因為它減少了原材料的生產和相關能源的使用。垃圾回收利用的能源效率是原始材料采掘的 3 倍,預計到2050年,隨著回收能力的提高,其能源效率將提高 48 倍。
然而,隨著塑料數量的不斷增長,回收利用不應該被認為是其主要解決方案。目前任何一個國家的回收能力都小于充斥在我們的土地、河流和海洋中的塑料垃圾的數量。世界上的塑料實在太多了,迄今為止,它的增速已經超過了所有現有的垃圾管理方法的增速,通過垃圾回收來處理垃圾是不可能趕上塑料的增速的。此外,塑料只能回收一定次數,隨后就會變成垃圾。雖然垃圾回收在減少塑料生產和消費的轉變中占有穩固的地位,但隨著我們逐步淘汰不必要的塑料產品和包裝,垃圾回收最終會減少。

因此,垃圾回收應該作為通向零廢棄的道路上的橋梁,而不是作為支撐一次性塑料生產的拐杖。

 

歸根結底,這一切都歸結于我們迫切需要將我們的經濟從采掘業轉向低碳、氣候適應性強的替代方案。該行業大規模擴大石化生產和垃圾焚燒的計劃是對我們的社區和環境的直接威脅。諸如塑料回收和各退一步的替代品之類的折中辦法和解決方案在以后仍然會帶來問題。這項研究清楚地表明,預防垃圾和減少塑料生產是迄今為止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最佳途徑。結束我們不可持續的生產和消費模式是扭轉日益加劇的氣候變化趨勢的唯一途徑。
嗯,瑞典在垃圾管理和減少溫室氣體排放上還有很多要努力的地方。
 

信息來源:

https://www.treehugger.com/energy-policy/no-sweden-does-not-recycle-99-p...
https://www.avfallsverige.se/in-english/
http://se.mofcom.gov.cn/article/jmxw/201909/20190902900872.shtml
https://www.no-burn.org/hiddenclimatepolluter/
封面圖片來源:unsplash
編譯:何玲輝,鄭悅

資訊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