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急推垃圾分類,這個原因還沒人敢提

2019年7月1日,上海率先步入生活垃圾分類強制時代。

圖:上海垃圾四分類

人自認為是理性動物,魔都盆友們應該更是如此。但至今沒有一個貼說明,垃圾如果不分類跟魔都的盆友們有神馬關系。所以,很多魔都盆友們就想不明白干嘛要分類?

是為了大海龜,還是北極熊?是為了全中國,還是全世界?

 

圖:被塑料勒住脖子的海豹

這些當然都是垃圾分類的意義,但總不免感到與我們有點遠。也不足以體現垃圾分類推動者的良苦用心。

英國詩人、劇作家和文學批評家,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T.S.艾略特說過:“人類無法忍受太多的真實”。

 

圖:T.S.艾略特

所以,道出垃圾不分類背后最惱人的真實,總是有很多風險。不過,真實永遠擺在那,魔都的理性動物遲早要知道,晚說不如早說,早說不如現在就說。

上海的垃圾填埋場一直有嚴重污染隱患

——————————————————

>> 八大填埋場重金屬含量高

2013年一篇論文[1]顯示,上海 8 個垃圾填埋場中,除浦東老港運行較規范,其他地方均為非衛生填埋點,多為垃圾堆積而成的垃圾山。

 

圖:老港填埋場,圖源:上海老港固廢綜合開發有限公司

研究者對這八大垃圾填埋場的土壤污染進行了采樣檢測。結果發現,各填埋場里的有毒重金屬砷、鎘、鋅含量較高,分別是土壤三級環境質量標準的 5.35~12.95倍、1.75~8 倍和 2.76~4.79 倍

砷:過量的砷會干擾細胞的正常代謝,影響呼吸和氧化過程,使細胞發生病變。砷還可直接損傷小動脈和毛細血管壁,并作用于血管舒縮中樞,導致血管滲透性增加,引起血容量降低,加重臟器損害。

鎘:長期攝入含鎘食品,可使腎臟發生慢性中毒,主要是損害腎小管和腎小球,導致蛋白尿、氨基酸尿和糖尿。同時,由于個鎘離子取代了骨骼中的鈣離子,從而妨礙鈣在骨質上的正常沉積,也妨礙骨膠原的正常固化成熟,導致軟骨病。

鋅:鋅攝入量過多,會在體內蓄積引起中毒,出現惡心、吐瀉、發熱等癥狀,引起上腹疼痛、精神不振,甚至于造成急性腎功能衰竭,嚴重的甚至突然死亡。

土壤三級環境質量標準:為保障農林業生產和植物正常生長的土壤臨界值,砷≤40mg/kg,  鎘≤1.0mg/kg,鋅≤500mg/kg。(來源《土壤環境質量標準》(GB15618-1995))

 

>>老港基地成為長期污染源

老港垃圾填埋場為上海市第一座,始建于1985 年3 月,而后又不斷擴容,目前四期設計日填埋量為 8000 噸,為全亞洲最大填埋場。

2016年的一篇論文[2]細致研究了浦東老港生活垃圾填埋場的污染情況,結果發現:老港基地總體環境從建設到前三期庫容使用完畢前逐漸惡化其后隨著不同環境保護措施的實施,環境質量得到一定改善

基地地表水主要污染因子為化學需氧量和氨氮,地下水主要污染因子為氨氮、化學需氧量和砷、鉛等重金屬元素。

化學需氧量(COD):衡量水中有機物質含量多少的指標。化學需氧量越大,說明水體受有機物的污染越嚴重。

鉛:鉛及其化合物進入機體后將對神經、造血、消化、腎臟、心血管和內分泌等多個系統造成危害,若含量過高則會引起鉛中毒。

基地內惡臭氣體排放達到《惡臭污染物排放標準(GB14554-1993)》,場外惡臭氣體濃度則略高于《工業企業設計衛生標準(TJ36-79)》規定

基地滲濾液有機負荷大,經過蘆葦濕地凈化后的排水口水質污染負荷較大,尤其是懸浮顆粒物。

基地封場區域水生環境屬于輕污染至重度污染程度,水環境質量有待改善

封場區域汞存在高生態危害,存在中度以上潛在生態危害的監測點占 62.5%。同時,個別監測點還存在輕警以上風險

惡臭氣體:一切刺激嗅覺器官引起人們不愉快及損壞生活環境的氣體物質。惡臭物質種類繁多,來源廣泛,對人體呼吸、消化、心血管、內分泌及神經系統都會造成不同程度的毒害,其中芳香族化合物如苯、甲苯、苯乙烯等還能使人體產生畸變、癌變。

有機負荷:單位體積污水處理反應器(或單位體積介質濾料)在單位時間內接納的有機污染物量。有機負荷是表示污水處理設施處理能力的指標。

懸浮顆粒物:指懸浮在水中的固體物質,包括不溶于水中的無機物、有機物及泥砂、黏土、微生物等。懸浮物是造成水渾濁的主要原因。水體中的有機懸浮物沉積后易厭氧發酵,使水質惡化。

具有揮發性,汞蒸氣吸入肺部后,會對中樞神經系統造成傷害,會產生腸胃潰瘍、腹瀉、嘔吐、神智錯亂、呼吸困難、肺水腫、呼吸衰竭、甚至死亡。

 

 

2017年的一篇論文[4]對老港基地惡臭污染的歷年變化進行了研究,并發現:

2014、2015年監測點位和頻次增加后,惡臭污染超標情況明顯

2016年在線監測結果顯示,園區內部、西邊界受到的惡臭影響較為顯著,惡臭發生主要集中在4-10月,與老港基地周邊居委會專人記錄反饋的趨勢較為一致

老港基地污泥轉運碼頭、集裝箱轉運碼頭、填埋作業面的臭氣濃度均超過 300

臭氣濃度:指惡臭氣體(包括異味)用無臭空氣進行稀釋,稀釋到剛好無臭時,所需的稀釋倍數

此前,2013年一篇論文[3]研究發現,老港垃圾填埋場多溴二苯醚的儲量達到 28.7 噸,它是上海地區多溴二苯醚的巨大儲庫,可以看成上海地區這種污染物的“源”

研究者用留鳥麻雀作為指示生物監測上海各地區環境中多溴二苯醚,發現上海麻雀肌肉中該有毒化學物總濃度按地區排序為:老港垃圾填埋場>城市中心地區>工業園區>城郊結合區域>農村地區>偏遠地區。

這個結果指示出:老港垃圾填埋場和工業園區是上海重要的多溴二苯醚釋放源,且填埋場對周邊環境的影響要大于工業園區

 

多溴二苯醚:一種神經毒素,能改變神經系統的結構或功能。也表現出發育毒性。在環境中具有很高的持久性,生物累積性和遠距離傳輸能力。

>> 黎明垃圾填埋場惡臭濃度超國標

2008年8月-11月,上海二工大城市建設與環境工程學院對曹路鎮的黎明垃圾填埋場進行了環境調查[5],結果發現:

11月填埋場排放臭氣濃度超過國標 GB14554-1993《惡臭污染物排放標準》規定廠界濃度的I 級標準

9 月填埋場排放氨氣濃度超過國標 GB14554-1993《惡臭污染物排放標準》規定氨氣廠界濃度的 I 級標準,并接近 II 級標準

垃圾焚燒廠同樣有多重污染風險

—————————————————

1998年,上海第一座垃圾焚燒廠——浦東御橋焚燒廠始建;2002 年通過 168 小時試運行后正式投產運行并網發電,額定日處理垃圾 1000 噸。

 

圖:御橋焚燒廠,圖源:網絡

而后上海又陸陸續續新建了 8 座焚燒廠,處理能力各不相同。截至目前,9 座焚燒廠的日焚燒量為 1.48 萬噸,到2020年,這 9 座焚燒廠的處理能力將達到 2.08 萬噸。各焚燒廠的位置及處理能力如下圖所示。

 

圖:上海焚燒廠分布和處理能力(括號中數字,+后為2020年運行)(雙擊可放大)

>> 浦東御橋焚燒廠運行兩年即可觀察到汞污染增加

2005年的一篇論文[6]研究了上海市浦東御橋垃圾焚燒廠運行兩年后的汞污染問題。

結果發現,焚燒廠周圍農田中大部分蔬菜葉子的汞含量超過國家衛生標準GB2762-94

2003年采取的銀絲菜和小青菜的根汞濃度較2002年的結果有所上升。

焚燒廠運行2年時大豆和高粱的汞濃度比運行 1 年時分別提高了 2.3 和 2.7 倍。

>> 某焚燒廠周邊土壤處中等生態風險水平

2016年的一篇論文[7]對上海某生活垃圾焚燒廠周邊表層土壤中的10種重金屬含量進行檢測。

結果表明,土壤中有 7  種重金屬平均含量均高于土壤背景含量,其中鎘平均含量是背景含量的 2.9 倍

作者經過分析認為,垃圾焚燒廠周邊土壤處于中等生態風險水平,其中鎘污染貢獻率高達 79. 63%,應引起重視

>> 垃圾焚燒二惡英排放比重可能越來越大

2008年的一篇論文[8]研究的是上海兩家大型生活垃圾焚燒企業二惡英排放問題。

作者表示:“隨著上海城市化進程的不斷發展,生活垃圾的產生量將持續不斷增加,垃圾焚燒量勢必將不斷增加,垃圾焚燒產生的二惡英增加的量將遠遠大于鋼鐵生產中產生的量,若干年后,垃圾焚燒所占的二惡英排放量的比重將越來越大。”

二惡英:作為一種典型的持久性有機污染物,具有高毒、難降解、可生物累積、可遠距離傳輸等特性。早在1997年,世界衛生組織下屬的國際癌癥研究所就將它列為一種已知的人類致癌物。

二惡英來源:廢棄物焚燒、鋼鐵和其他金屬生產、發電和供熱、礦物產品生產(如水泥生產)、非受控燃燒過程(如露天垃圾焚燒)、交通、生產和使用化學品及消費品(如造紙)、廢棄物處置和填埋等。

>> 兩座焚燒廠周邊土壤被二惡英污染

2011年一篇論文[9]研究了上海兩座垃圾焚燒廠 3 公里以內的農業用地的二惡英污染情況。研究人員共采集了 41 個點位的土樣進行分析。

結果發現,所有樣品均檢出二惡英類物質對比國內其他城市,上海地區背景土壤中二惡英應處于污染的中等水平

兩座焚燒廠周邊農田圖土壤中二惡英濃度范圍為 0.64-61.15 pg TEQ/g,有 5 個點超過了德國的農用地二惡英含量參考值,其中有 3 個點甚至超過瑞典等國標準。濃度最高的是在距離焚燒廠大約 1 公里的位置。

對二惡英的同系物進行分析和其他排放源的進行對比后發現,一些點位中的二惡英主要來源于垃圾焚燒廠。

農用土壤二惡英含量參考值:德國規定小于 5 pg TEQ/g,瑞典、新西蘭和日本等國則為10 pg TEQ/g.

>> 焚燒廠非常偶爾地會爆炸

2013年12月5日15時10分,上海環城再生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環城公司)江橋生活垃圾焚燒廠滲濾液調節池發生爆炸并引發坍塌,造成3人死亡,3人重傷,1人輕傷。[10]

上海環境二惡英負荷較高

————————————

>> 上海大氣中的二惡英污染不低

2008年的一篇論文[11]指出,嘉定、閘北、浦東、黃浦四個區的大氣二惡英濃度平均值分別為 0.4971 pg TEQ/m³、0.289 pg TEQ/m³、0.1444 pg TEQ/m³ 和 0.1432 pg TEQ/m³,表明一些地區污染水平已經接近 0.6 pg TEQ/m³ 這一最大容忍值

大氣二惡英濃度多少算“安全”?

環保部、 國家發改委、國家能源局三個部門于2008年聯合下發《關于進一步加強生物質發電項目環境影響評價管理工作的通知》,并在該通知的“技術要點”部分規定環評單位應參照日本二惡英大氣濃度限值  0.6 pg TEQ/m³,評價和預測建設項目二惡英排放對周邊環境質量的影響。

離垃圾CHANG越近,房價增長越慢

——————————————————

2015年的一篇論文[12]深入分析了老港基地對周邊農業用地、商業用地等土地資源利用的影響。

作者發現,垃圾填埋產生的垃圾滲濾液與垃圾焚燒產生的有害氣體對地表水、農用地質量以及農業產量都有嚴重的威脅

同時,由于生活垃圾處理對居住環境的污染與破壞,使其附近住宅價格水平與與其它相似區位的樓盤的價格水平比較偏低,進而導致土地價格下滑

 

2016年的一篇論文[13]以上海市松江區的一座生活垃圾填埋場為例,分析了它周邊住宅價格的變化特征。

結果表明:從時間上看,垃圾填埋場對周邊地區住宅價格具有一定影響,總體低于平均水平,整治后有小幅上升的趨勢;從空間上看,隨著離垃圾填埋場的距離減少,周邊住宅價格增長率降低

向上海垃圾處理行業致敬

————————————

以上所有問題,從根本而言,并不是上海垃圾填埋場和焚燒廠自身的問題,而在于城市持續快速增長的混合垃圾總量早已超出處理設施的安全負荷,以及周邊環境的承載力。

事實上,多年來上海垃圾處理行業的管理和技術水平一直領先全國,若無其付出的巨大努力,混合垃圾污染恐會更加嚴重。因此,他們不僅值得全社會尊敬,更無需為大眾知行的遲緩“背鍋”。

理性動物們最后也一定能明白:垃圾分類,不僅利他,更是利己——不過就是用自己的一點點改變,讓自己常常吐槽的生存質量、生活質量再改善一點點而已。

 

圖:環境好與不好,皆掌握在我們手中

撰寫:何玲輝,毛達

 

【參考文獻】

[1] 梁晶,王肖剛,張慶費,方海蘭,鄭思俊,郝冠軍.上海市垃圾填埋場土壤特性研究[J].南京林業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2013,37(01):147-152.

[2] 石愷柘. 大型城市垃圾填埋場不同運行時期環境問題分析及管理對策探討[D].華東師范大學,2016.

[3] 黃凱. 上海地區環境中多溴聯苯醚分布規律及其來源研究[D].華東理工大學,2013.

[4] 邰俊. 面向惡臭污染控制的城市固廢處置基地環境管理研究[D].華東師范大學,2017.

[5]《曹路鎮大氣污染調查 總研究報告》

[6] 湯慶合、丁振華、江家驊、楊文華、程金平、王文華:《大型垃圾焚燒廠周邊環境汞影響的初步調查》,《環境科學》,2005年第1期,第196-199頁。

[7] 郭彥海,孫許超,張士兵,余廣杰,唐正,劉振鴻,薛罡,高品.上海某生活垃圾焚燒廠周邊土壤重金屬污染特征、來源分析及潛在生態風險評價[J].環境科學,2017,38(12):5262-5271.

[8] 孫毅:《生活垃圾焚燒與鋼鐵生產中二惡英排放比較》,《黑龍江環境通報》,第 32 卷,第 3 期,2008 年 9 月,第 67-69 頁。

[9] Y Deng, Y & J Jia, L & Li, Kang & Rong, Zhiyi & Yin, Haowen. (2011). Levels of PCDD/Fs in Agricultural Soils near Two Municipal Waste Incinerators in Shanghai, China. Bulletin of environmental contamination and toxicology. 86. 65-70. 10.1007/s00128-010-0168-9. 

[10] http://www.shanghai.gov.cn/shanghai/node2314/node2319/n31973/n31991/u21a...

[11] Huiru Li, JialiangFeng, Guoying Sheng, Senlin Lu, Jiamo Fu, Ping’an Peng, and Ren Man, "ThePCDD/F and PBDD/F pollution in the ambient atmosphere of Shanghai, China,Chemosphere , 70 (2008) 576.

[12] 崔繼偉. 上海市城市生活垃圾處理及對土地資源利用的影響研究[D].華東理工大學,2015.

[13] 施宇光.垃圾填埋場對周邊住宅價值影響效應的實證分析[J].上海國土資源,2016,37(04):38-42+51.

資料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