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有權呼吸清新的空氣

在氣候變化背景下,越來越多的行業關切與機遇再加上高昂的能源成本,促使全球水泥企業調整生產方式,運用工業廢棄物、城市固體廢棄物、危險廢棄物取代傳統化石燃料,這一過程被稱為水泥窯協同處置。

然而,在缺少嚴格的環境指導標準下,垃圾被運用到水泥窯中可能對環境造成不利影響,如周圍空氣中的高濃度顆粒物、地表臭氧、酸雨和水質惡化,這導致許多國家都出現了社會環境沖突。國際抵制焚燒運動在歷史上主要反對用焚燒工業設備處置廢棄物,如今,水泥窯已經成為他們的新目標。國際上許多國家都出現了抵制協同處置的團體,如西班牙、墨西哥、斯洛文尼亞、南非和印度等。

圖:水泥窯

學者阿瑪蘭塔·赫雷羅(Amaranta Herrero)和可持續廢棄物管理倡導者瑪麗埃爾·維萊拉(Mariel Vilella)認為,抵制協同處置可以被歸類到更廣泛的抵制垃圾焚燒斗爭中,但是其獨特性(如目標工業類型、特定法規、主管部門和其戰略發展)表明需單獨分析協同處置自身的價值和利益。

2018年5月,期刊《可持續發展科學》(Sustainability Science)刊登了一篇由阿瑪蘭塔和瑪麗艾爾共同撰寫的關于西班牙反對水泥窯行動的案例報告。

西班牙,就是那個喜歡斗牛的國家

為了探討環境正義的話語以何種程度及方式在未被充分研究和相對富裕的國家被用于一個較新的斗爭領域,他們審視了西班牙興起的抵制協同處置運動,描述了這場運動的主要方面和發展過程, 再識別和分類其論述的主要層面。

西班牙的斗爭歷史

—————————

受到水泥行業用廢棄物作為燃料的國際趨勢影響,西班牙水泥業于20世紀80年代末開始嘗試燃燒工業廢料。

  • 2000年初,水泥廠將“瘋牛病”疫情中的剩肉和骨頭用于焚燒,焚燒的實踐范圍進一步擴大,之后又逐步利用其他類型的工業和生活廢棄物。2008-2010年期間廢棄物燃料消耗量明顯增加。

  • 2012年, 西班牙有 35 家水泥廠,其中 28 家水泥廠采用廢棄物焚燒維持運行。

  • 2014年, 水泥窯中 23.2% 的燃料都是廢棄物。

  • 截至2016年, 西班牙水泥窯中使用的“廢棄物燃料”類型包括了林業生物質、工業生物質殘渣。

西班牙游說組織從21世紀10年代中期開始, 就一直堅定地將協同處置視為水泥行業的一種環境友好的發展道路,并在國家和國際層面推動。從經濟效益來看,協同處置能讓水泥行業的收入增長為原來的三倍。歐洲層面上, 協同處置也被認為是一個有前景的商機, 能夠使水泥廠這樣的大型燃燒工廠以更經濟的方式運作。

但2008-2010年的經濟危機導致西班牙水泥需求急劇下降,但同期廢棄物燃料的需求量則出現了大增。這表明西班牙協同處置的發展主要是為了補償水泥生產的損失,也就是出于經濟利益,而不是為了解決環境問題。

近年,為了避免社區受到潛在污染的影響,水泥廠周邊的民間社會團體在當地優先開展活動抵制協同處置。同時,他們也努力在區域、國家和國際層面建立協調機構,從而消除大家對鄰避效應(NIMBY)的批評。與許多環境抗爭一樣,他們既關注于當地運動規模又不限于此。不同規模的地方團隊加強聯系,共享信息和資源,從而推進支持性聯盟的建立并發展為共同行動,特別是關于零廢棄和氣候正義議題的行動。

在這些團體的主要推動下,越來越多的人反對水泥窯協同處置,他們認為使用廢棄物生產水泥比傳統的化石燃料更具毒性, 而且會對居民身體健康及其環境造成無法接受的傷害。

西班牙抵制水泥窯協同處置聯盟于2009年在馬德里成立,幾乎每一年都會舉行年會。此外,抵制協同處置的國際會議也開始舉辦。到2016年底, 西班牙反協同處置網絡由 18 家民間社會組織和聯盟組織組成。

巴塞羅那的抵制水泥窯運動,2013

其中一些團體或聯盟在區域網絡中制定具體戰略,并以發展地區組織為目標。一般而言, 這些團體和聯盟基于自愿性質運行,經協商一致做出決策,并具有強烈的團隊意識和對目標的責任感。這些團體在相關專業人員的支持下,根據法律程序挑戰協同處置的環境授權,并開展教育活動,進一步獲得社會認同。

西班牙抵制協同處置運動過程中的許多特征都與環境正義框架的一些方面有聯系。那么在此基礎下,其話語體系又是怎樣的呢?

西班牙抵制協同處置運動中的話語

————————————————

西班牙抵制協同處置圍繞公民權利和需求以聲明的形式提出了程序性和實質性的論述,但都被轉化為對政治體制的訴求: 

1、  擁有健康身體和美好環境的權利。

反協同處置斗爭的主要支柱性論述是對附近人群帶來的健康和環境風險,以及居住在風險區居民的健康權。

水泥窯中的設備是為了生產孰料而不是減少空氣污染物,在水泥生產過程或者生活垃圾焚燒過程會造成的溫室氣體排放,主要是 CO2,以及這些過程帶來的有毒氣體、煙塵和顆粒物排放構成的復合型污染。

盡管水泥業界和相關部門認為, 協同處置不一定會對健康產生影響, 并斷言燃燒過程產生的排放可以被監測、管理、精準控制,符合政府部門科學評估要求的“安全限值”。但潛在死亡風險和不確定因素的意識已經開始傳播,沒有證據的危害并不能證明沒有危害。另外,安全閾值也會隨著時間而變化。

2、發表意見的權利。

環境活動家希望自己從斗爭經驗中獲得的知識得到認可,這里的知識是對污染本體論的認識,即圍繞排放的氣體是否真的有毒,這是團體增加決策影響力的必需步驟。抵制協同處置的社會團體質疑那些由水泥工業資助的科學研究,以及那些捍衛協同處置安全性的研究。

因此,他們也采用科學的語言和專業的方法將自己定位為合理的利益相關者。比如:與專家合作主題科學文獻的綜合編著、繪制自己的污染行動地圖、通過可視化圖像、音頻收集文件證據。組織數量也隨著時間推移而增加,他們在國家和國際層面以網絡的方式開展內部協調,并在國際 NGO和政策制定者的直接支持下得到了發展。

3、參與的權利。

環境活動家呼吁在政策制定過程中,需要推動社區參與。不僅是地方層面,國際協商過程中也要確保受影響的社區可以參與全球政策的制定,發揮更強的影響力。

4、追求零廢棄目標的需要。

協同處置的解決辦法是一次經濟及其主導文化的系統性變革,特別是與規模生產和消費模式有關。其關鍵在于零廢棄的理念。第一,不應生產任何不能回收再利用的物品;第二,應大幅減少消費,代之以引入更有效的廢棄物管理體系,以實現物料的最大化回收。

圖:零廢棄垃圾處理優先次序原則

在觀察了西班牙抵制協同處置的斗爭對環境正義概念的實際運用之后,可以發現互相矛盾的結果。一方面,地方組織體現了關于環境正義的各個方面。另一方面,活動家很少明確提到“環境正義”這一用語。他們確實認為自己是在同環境不公作斗爭,但他們也承認這個詞語在運動策略中使用有限。

呼吸清新空氣的權利

————————————

在研究了西班牙反水泥窯焚燒的斗爭后,可以發現,環境正義的概念經過廣泛的傳播,在不同的環境、社會結構、文化和斗爭活動中,呈現不同的表現形式。正如西班牙反協同處置斗爭中也沒有提到環境正義本身的概念,其內涵實際上以“我們有權呼吸清潔的空氣”,或者簡單來說就是“健康權”的方式闡述了出來,為全球環境運動添加了新的語匯。

文章來源:Herrero, A. & Vilella, M. Sustain Sci (2018) 13: 721. https://doi.org/10.1007/s11625-017-0473-x

標簽: 
資料分類: